听了白老爵爷的这个问话,胡茵儿一时间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不叫他老爵爷,难道还有什么别的称呼吗?不然的话,该叫他白老爷?

   就在胡茵儿有些搞不清状况的时候,喜乐连忙走上前去,挽住她的手臂,笑着说道:“茵儿姐姐,你是不是因为这件喜事高兴的,连反应都变慢了,你该叫外公爷爷呀,快改口!”

   被喜乐这么一提醒,胡茵儿才反应过来。

   她眼圈一红,眼泪差点又掉了下来。

   说实在的,胡茵儿现在心里是十分感动的,因为她没有想到白家人对她会是这样的态度。

   毕竟在以往胡茵儿的心中,白家一直都有点儿高不可攀的样子。

   倒不是白家人的做事说话给她这样的感觉。

   而是因为,白家所处的地位,自然而然会给人这样刻板的印象。

   所以胡茵儿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今天在白家会受到这样高的待遇。

   不过胡茵儿也是知道,当着长辈的面儿,她不好掉眼泪。

   所以胡茵儿就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走上前去朝白老爵爷福身行了个礼,然后轻声说道:

   爱动物的小女仆

   “茵儿见过爷爷。”

   白家虽然是豪门大族,但也一向不太讲究那些陈腐的礼节,按正常来说,一般未过门的媳妇是不会先见夫家的人的。

   可是白老爵爷他们不单见了胡茵儿,还都高兴的不得了。

   这会儿胡茵儿上前见礼,白老爵爷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他解下自己腰间挂着的一块玉珏,递给了胡茵儿。

   “孩子,你拿着,这是爷爷给你的见面礼!”

   看到白老爵爷送给胡茵儿的见面礼,白家其他几个男人都瞪大了双眼。

   喜乐看到二舅舅白致远,大表哥白子澈,还有二表哥白子敬三个人都是十分吃惊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好奇,就问离她最近的白子敬:

   “二表哥,你们都怎么了?”

   白子敬小声的跟喜乐解释说道:

   “表妹,你看到爷爷给大嫂的那块玉珏了吗?那可是奶奶的遗物,据说这块玉是白家世代相传的,当年奶奶刚进白家门的时候,也是爷爷的娘,奶奶的婆婆送给奶奶的,奶奶一直带在身上好多年,很是喜欢,算是一件贴身的物件儿了。本来这块玉是应该传给儿媳妇的,可是奶奶过世之后,爷爷太思念奶奶了,就把奶奶的这块玉给戴在自己的身上,连我娘都没有给,这会儿却把它给了大嫂,你说……”

   白子敬的话还没有说完,喜乐就明白了。

   喜乐虽然没有见过自己的外婆,但是她知道,外公跟外婆的感情是十分的深厚的。

   以外公的身份地位,他想娶多少个小妾都是没问题的,可是外公太爱外婆了,这一生一世也只有外婆一个女人。

   而白老爵爷此时此刻,却把属于外婆的玉送给了胡茵儿。

   由此可见,他是多么喜欢眼前这个孙媳妇。

   也看得出来,白子澈终于能够成家立业,也是白老爵爷期待已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