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的三人中,正中间的那人说道,“快速速道来,你究竟姓甚名谁,为何要假冒戒律堂长老的身份?如果你肯早点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酌情对你轻判!”

   唐长老冷哼一声,“我根本没有假冒,你们才是胡说八道,看看我的腰牌,难道你们还认不出来?真是白长了一双眼!”

   他这话一说来,气得那三个长老都有些发抖。

   常年在戒律堂呆着,他们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唐长老的腰牌早已经落在这三个长老的手中。

   此时中间那长老便拿起来细细观看。

   但是,越看这个长老的脸色就越奇怪,忍不住朝自己左边的长老说道,“我瞧着这块腰牌,好像是真的!你看,上面还有宗主的一丝气息。”

   那个长老便道,“不可能!宗主已经有大半年不管事务了,戒律堂的事他平时也没去管,更没有任命长老的权力!”

   但是等这个长老把腰牌拿到手之后,也震惊了!

   因为这腰牌上,确实就像真的一样,没有半点虚假!

   三个长老把腰牌传过来传过去都看了一遍,再看向唐长老的眼光里就有些奇怪!

   “你这腰牌从何而来?”中间那个长老出声问道。

   夏日阳光美女清新自然户外写真

   唐长老立刻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怎么?确定我的腰牌是真的了?你们居然这么对我,就等着受罚吧!”

   他笑得太猖狂了,让周围的弟子们都气得不行!

   陆盛月也根本不信,在一旁出声问道,“风长老、赵长老、何长老,他明明是假的,为何你们不把他擒下?”

   中间的风长老脸上有些为难之色,“月儿,你有所不知。他这腰牌确实是真的!而且是你父亲发下来的!你前来看下,这腰牌上还有你父亲的印记,一般的人怎么可能拿的到?”

   听这意思,陆盛月愣了下,立刻想到了自己父亲的奇怪之处,就马上反驳道,“我父亲从来不管戒律堂的事,又怎么可能会任命他为长老?肯定是这人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块假的来糊弄咱们!三位长老,他手下还有几十个弟子的性命呢!长老们千万不可大意!”

   风长老看向唐长老,质问道,“你把那些弟子怎样了?快点把他们交出来!”

   但是这话说的很没有底气!

   唐长老坦白的说道,“他们早已经化成飞灰了!这门派里为什么要留下没有忠心的人?那些人直接杀了就行,还留着做什么?咱们仙神宗要的是全心全意为宗门的人,而不是那些贪生怕死的弟子!”

   陆盛月立刻下了结论,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些弟子已经死去,而你就是凶手?”

   唐长老看了她一眼,道,“我是为门派除害!他们根本不配做仙神宗的弟子!”

   “配不配做弟子的事跟你毫无关系!”

   陆盛月说着看向唐长老,“我总觉得奇怪,你到底是谁?难道非要让我叫出父亲来,你才肯承认?”

   没想到唐长老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笑得很自信,“好!你就叫吧!我倒想看看,你父亲是维护你,还是维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