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桑豆小猫一样的看着桑豆。

桑豆摸了摸他的头,“不怕!”

她们爱说就说去呗,要是敢动手,那她的空手道和近身搏击可不是白练的,上次让桑陶氏磕破了点儿皮,这次没准可就是刮花了点儿脸了。

桑枝刚刚被桑陶氏骂的狗血淋头,眼下事情闹成了这样,她不嫁给赵麒只怕是不行了,可当时正在气头上,所以没忍住跟赵家媳妇闹了起来,到现在桑陶氏才知道后悔。

“行了,还是先想想你自己的事儿吧!”桑陶氏没好气的说道,她这钟态度,更加让桑枝心里不平衡了,赵麒她是没想过嫁的,可出了这档子事儿,不嫁是不行的了,明天得去找赵麒来家里提亲。

桑果听了听动静,她们母女还算识相,她便带着桑豆洗了脸,准备睡觉了。

怀里揣着阿呆给的散碎银子,她觉得沉甸甸的,不过她穿来已经有些日子了,还真没去过镇子上呢,明天是三天一度的集市,应该会很热闹的,正好过去瞧瞧。

第二天一早,桑果带着桑豆去找兰花,兰花一听说要去赶集,乐呵呵的就答应了。

路上的时候,兰花的话匣子就没停过,问东问西,桑果知道她是好意,也没有厌烦,只是有一条,关于阿呆的来历,她也不知道,就连阿呆自己也不知道。

“果儿,阿呆瞧着模样也俊,对你也不错,可是他到底啥来历咱们都不清楚,你说他脑袋伤着不记得以前的事儿了,可万一人家要是家里有媳妇了可咋整啊?你还能给他当妾啊?”兰花担心的看着桑果。

桑果一时尴尬,虽然兰花对自己好,但碍于这个人的嘴太快了,她还是不打算把假成亲的事儿说出去,“阿呆说他没成过亲,哎呀,兰花,成亲都需要准备啥啊?”

桑果故意岔开话题,而兰花也不觉得有啥,不过还是纳闷的嘀咕了一句,“不是说以前的事儿都不记得了吗?那咋还知道没成亲呢?”

清纯美女宛如画演绎粉色公主

“我也没成过亲,不知道要准备啥,不过简单的,成亲当天请客需要的酒菜,还有新郎新娘子的喜服,洞房夜的红蜡烛,这些都少不了,你都准备了吗?”

桑果摇了摇头,“酒菜好说,我跟阿呆商量了不准备大办,亲近的人坐一桌就得了,至于喜服和蜡烛,也没啥必要!”

反正不是真的。

然而,兰花听了却猛的摇头,“那可不行,果儿,一辈子就成这一次亲,龙凤蜡烛是必须要的,不然可不能白头偕老,哪有成亲不穿喜服的,不行,你得准备。”

桑果还是第一次亲眼见着古代的集市,小商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还有那大老远急闻到的香味。

桑果不是小气的人,在街口买了几个包子,给桑豆和兰花,兰花知道桑果没有钱,推脱着说不吃,桑果哪里肯让,“吃吧,不差这几个钱!”

“你哪来的钱?你二娘给你的?”

桑果摇头,“不是,阿呆给的,让我来置办成亲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