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他没有死,我只是封住了他的脉门。”

东方镜对沈向莞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听起来温柔极了。

白子澈不甘心!

他不甘心沈向莞就这样跟着东方镜离开!

他不甘心,他不要这个男人手下留情。

“东方镜!你别走!杀了我啊!我不要你可怜!不要你假慈悲!”

白子澈用尽全身的力气,扑倒东方镜的脚边,用尽全力抱住他的腿:

“杀了我!杀了我你才能把向莞带走!”

东方镜深紫色的眸子里现出一丝血红,他冷笑了一声:

“好,既然你一心求死,那么,我就成全你!”

东方镜说着,就伸出手掌,猛然的朝白子澈头顶拍去。

白子澈闭上了眼睛:好啊!拍死他吧,他死了,就不会因为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离开痛苦伤心了。

婷婷花样笑颜显露娇媚风采

死了,就解脱了!

“东方,不要!”沈向莞死死的抱住东方镜的手臂:

“你答应过我,不杀他的!”

东方镜收回了手臂,轻叹了一口气:

“哎!好,我答应过你的事儿,就不会食言,莞儿,我们快走吧。”

“给我一点儿时间。”

沈向莞哀求道。

东方镜迟疑了片刻,然后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

“好,我在那边等你。”

说完,还在沈向莞的额头上印了一吻。

看着东方镜离开,沈向莞才跪在了地上,拉住了白子澈的手。

白子澈的手上全是在地上挣扎过后沾上的泥土。

沈向莞从怀里掏出丝帕,一点一点的帮他擦掉:

“子澈,你看你,作为行医者,怎么能让自己的手沾上泥巴呢?”

白子澈看着沈向莞温柔的模样,就想起跟她曾经的一点一滴,泪水从他眼睛里止不住的溢了出来:

“向莞,如果上一次情缘节,我陪你一起,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你就不会被东方镜劫走,都怪我,怪我!”

“子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

沈向莞哀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了,我……我真心的想跟东方镜在一起……”

“向莞,这是他逼你这么说的,是不是?你不会跟他走,对不对?你还会回到我身边,我们一起天长地久……”

沈向莞眼中露出坚毅无比的表情:

“不是东方逼我的,是我心甘情愿的。对不起,子澈,全是我的错,我爱上了东方镜。”

白子澈只觉得天昏地暗:

“那我算什么?向莞,你跟我在一起,就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

沈向莞摇着头:“不是的,子澈,不是这样的。只是,一切都会变的,我们无力改变……”

“向莞,我不明白……我放不了手,如果你今天跟他走了,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我发誓!”

沈向莞脸上露出极其悲伤的表情:

“子澈,忘了我。我不值得你如此的执念。”

说完,站起身来,决绝的离开,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白子澈无力的伸出手臂,可是,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向莞,你让我怎么能忘?怎么能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