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看着侯爷为难的模样,心里呵呵的冷笑,有次三弟妹借着讲了个别家的事,来提醒自己,她说,亲兄妹也好,亲母子也好,吵了打了完后还是一家子亲,可儿媳妇、嫂子、弟妹什么的,隔了血缘的就是比不上,吵一次记你一辈子。当时苏氏还比喻自己,说她小时候也曾淘气,也气的娘家母亲哭,可是过后,当娘还是贴心贴肺的照应她,但她有个嫂子说了她一句不好,她母亲就记了好久,一直没给她好脸。

李氏却知道弟妹故意拿自己来比喻给她听,弟妹没出阁前,那就是个乖顺的,哪来的淘气。

李氏当天想了好久,就拿自己来想,她的儿子要是气着她了,估计也就气个两三天,要是媳妇,哼哼,那就等着吧,何时我看见你都会想起。以及论人,李氏想想自己嫁到这府里,干了多少傻缺的事呀,自告奋勇的还自认为自己多能干的把不该自己出头的家事都揽在身上,得了个刻薄的名声。

就拿三姑奶奶来说,大房给她出力最多,三房就是陪她说说话,可是在三姑奶奶眼里,她也知道她依旧比不上三弟妹。

李氏真的是佩服苏氏,万事想得开,活的开。遇到婆婆的事,就把三老爷顶上去了,三老爷还觉得自己在家是个男子汉。可自己哪,遇事就自己上了,侯爷在后面当老好人。得罪人的都是她,她如今也感觉自己冤死了。

李氏临走说了句“你和三弟合计合计,既然他能出这主意,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侯爷也只好让人叫了三弟过来,问问他再说。

三老爷一脸不情愿的进来了,进来就问道:“大哥找我何事?”

侯爷道:“没事就不能找你来?你还真忙的很”

三老爷一脸得意的说道:“可不是,我正陪我太太哪,这几天我太太心情好,我这也就放了心,就怕哪个不长眼的气着了她,到时大伙都赖到我身上,赖我身上到没什么,就是气着了太太,对肚里的孩子不好”

侯爷还乐了,讽刺道:“这二十年也没见你这样紧张三弟妹,如今是为了肚里的孩子呀”

三老爷一拉脸,道:“给你说了你也不懂,我三房的事你也甭管”

户外写生清纯美女如风如画

侯爷气乐了,道:“我何时管你三房的事了?你这话说的,不跟你瞎扯了,叫你来是为了小妹的事,宋表妹已经定好了离京的日子,就是三月初,你看怎么把小妹送上车?”

三老爷一摊手,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侯爷急道:“她也是你小妹,怎么就没关系了?再说,是你出的主意,我不找你合计找谁去?”

三老爷瞪着牛眼道:“我就那么随口一说,怎么就是我出的主意了?她是我小妹,她走不走的你当大哥决定好了,我可插不上手”

气的侯爷捶了三老爷一下,说道:“你不给我想个法,我就让你大嫂问三弟妹去”

三老爷又想梗脖子,侯爷也瞪眼,三老爷就想了想,无可奈何的说道:“算了算了,看在我太太这个节骨眼上不能操心,我就想个辙,过两天再答复你”

侯爷这才放了三老爷回去。

三老爷抽头丧气的回去了书房,他可不想把这幅模样让太太看到,不然她准的问,唉,我的好太太就是爱操心的命呀。

三老爷只想到把小妹灌晕了塞进表妹的马车,可这让谁去灌晕她,她如今在她婆婆的庄子里伺疾,不能他当兄长的拿瓶酒去庄子上养病的亲家里去和小妹喝酒去吧,再是傻缺,也干不出那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