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此时突破到了灵师,且一举突破至灵师二阶,接连突破两级,而之前皇甫云墨等人看到的异象,造成这异象的‘罪魁祸首’此刻正悠哉悠哉的倚在某小白支地而坐、撑起的大腿上,一手把玩着那被自己随意束起的高耸韩式马尾辫,简单清爽,而那干枯泛黄的头发,在经过灵泉水的滋养,已经变得像黑色的锦缎般光滑柔软,乌黑透亮。腮帮还一鼓一鼓的吃着某小白喂给她的香辣野猪肉,地上垫着野餐垫,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菜式,额…基本全是肉类,孜然肉片、糖醋肉段、红烧铁狮子头、京酱肉丝、红烧肉、粉蒸肉,难得一还摆了几个水果拼盘,也不全是准肉食主义,只是拼盘上水果含的浓郁灵气,已经凝结雾实,肉眼可见的散发着白色雾汽,而那瓜果更是各个季节各个地区的都拼凑在一个盘中,这当然要归功于灵界了,不必刻意的种植,不用考虑气候、温差、土质,种植的技术含量等必要种植条件,丢下种子或插上苗株,完全的放任,自会生长。当然了,人家某小白自然比她要勤劳,偶尔的会浇一浇灵泉水,结果直接导致她灵界出产的瓜果蔬菜都成了异宝级别的了。对灵修者的好处大大的有,吃上一个,比修炼个一年半载的要事半功倍的多,这也是当初她和凰小顷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那个灵气匮乏的世界,也能修炼如此神速的一个原因,不过她的经脉经过灵泉水的洗经伐髓,经脉已经被扩展的比寻常的灵修者都要宽阔了数十倍,需要的灵气也要多出数十倍,进阶比寻常的灵修者要困难的多,所以才有了白染之前仅是突破了灵师就有如此浩大的声势。

   “染染,有人过来了。”凰小顷在果盘中挑起一枚剥好的晶莹剔透婴儿拳头大小的荔枝,递到白染的唇边,提醒道。

   白染眨眨眼睛,放下手里把玩的发丝,不慌不忙的张口含住果肉,起身,袖手一挥,地上那片美食瞬间消失不见。

   拉起席地而坐的凰小顷,含糊道:“阿顷,有人来陪我们解闷了。”吐出核子,唇边荡起一抹弧度……

   皇甫云墨先一步赶到时,却是一片平静,暗含警惕的黑眸打量着四周,什么都没有,林中寂静,之前的异象显示的方位就在这片范围内!

   南宫莲等人陆陆续续到齐。“云墨哥哥,你有发现什么吗?”好奇的出声问道,也问出了众人的心声。皇甫云墨是第一个到的,要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私藏了也不一定,这一出声,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到皇甫云墨身上,皇甫云墨没出声,似在寻找什么,目光在林中游移不定。

   忽而一声轻笑传来,笑声像是一串银铃叮咚响,荡开在寂静的林涧中,当得是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在皇甫云墨众人听来却是有些诡异。

   “谁?给我出来,装神弄鬼的以为就能吓得住我们,还不给姑奶奶滚出来受死,本姑奶奶可以好心给你个痛快!”傅清芙嚣张叱骂,‘唰’的一声,拔出剑鞘,抽出长剑,剑的刺芒一闪而过,可见其锋利程度。

   “哎呀,吓死我了,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拿着把凶器喊打喊杀的可不好,这么凶悍小心……”那一脸的慵懒,若无其事之态,对于傅清芙的举动丝毫不以为意,漫不经心的道出这么一句未完待续的话。

   “嫁不出去!”凰小顷一本正经的接着染染未说出口的话冒出四个字。

   “噗嗤”白染乐了,还是阿顷懂得她的意思!皇甫云墨身旁众人也是心中暗自偷笑,有些人忍不住的闷笑出声,傅清芙一脸抓狂。

   待二人的身影徐徐近之,众人脸上的表情极具喜感的齐刷刷怔住……天,他们看到了什么,仙人下凡了么?‘神明爽俊、面如玉冠、玉树临风、雅人深致、丰采高雅?’突然发现他们所能形容的这些词汇都不足以表达出所看到的仙姿,这些词汇用在仙人身上都是感觉对他的亵渎,他们这些年所学的博识都是白学了,竟找不出可以形容仙人姿容的词句,绝对的惊为天人啊!

   清风如沐清纯美女秋意浓户外写真

   一分钟过去了,半刻钟过去了,白染忍无可忍,她的阿顷也是他们可以如此肖想的?看看那群口齿淌着哈喇子的一干人等,忍不可忍,无需再忍,她当然知道她的阿顷有多美,连她都经常失神,何况这群人,所以一开始没有出手,大方的体谅他们,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可这也是有限度的,她可是小气的很:“哎,回神了!”没好气的大声提醒,没反应?

   “我说回神了!”明显又提高了分贝,这才让皇甫云墨首先从怔愣中清醒过来,随即,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对方是敌是友都不清楚就在对方面前发怔,若是居心叵测之人,岂不是给了对方可趁之机,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白染似看出了他的想法,翻了个白眼:“你我素不相识,无怨无仇,我害你作甚,于我有何好处?”

   皇甫云墨俊脸一红,有些窘态,没想到这小丫头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直接道出。“不知道你二人在此处可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刻意的忽略白染刚才的话,两人间的对话终于唤醒了一众人。

   “没有!”简单的两个字算是回答。

   傅清芙小女儿家羞涩的姿容盯着凰小顷,凰小顷皱眉,向来敏感的他对外界的感知能力超乎常人,何况那么明显赤裸的眼神:“染染,那女人的眼睛好恶心,她一直盯着我看。”对于其他女人纯粹只是被吸引,仰慕的眼神不同,而是充满了占有欲,这让某小白无法接受了,被人欣赏,仰慕,他高兴。因为那表示他是特别的好,比所有人都好,谁能比得过他?怎么可能会跟他抢得过他的染染,他的染染自然喜欢他,把焦点放在他身上,但是那也只能是染染,除了染染可以用那种充满占有欲的眼神看他,他不允许别人如此。不知道是怎么有这么一套奇怪的理论,大概脑回路与常人不同,这想法别人不懂,可是白染懂得,暗叹:这傲娇的小性子!

   “阿顷说恶心就是恶心,那就让她看不到就好了!”她的人岂是旁人可以觊觎的,她也很傲娇的好不好!

   二人的声音终于拉回了因美色而忽视了凰小顷身旁之人的傅清芙的注意,视线落在白染身上,顿了顿,脸色古怪难看,而后失声尖叫:“傅清绝,怎么是你?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到底是人是鬼?”

   白染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眸子微眯:“是人是鬼不是你现在该担心的问题,你现在该担心的是你自己!”话落,身形似鬼魅般地诡异的出现在傅清芙身前,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往她嘴里塞入一颗丹药,丹药入口即化,眨眼间又在大庭广众之下消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出现在三丈开外的凰小顷身边。

   众人惊悚,这般神出鬼没的身法,要是想对他们出手易如反掌,简直如捏死只蚂蚁般,轻而易举。望向白染的目光满是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