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这话的时候,说的慢条斯理理所当然,就像以前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一样。

   宫五突然觉得在熟悉的环境这样说话,总有让人觉得回到以前的错觉。

   在公爵每次问她“是不是对不对”的时候,她都会下意识的想要给与他肯定的回答,毕竟,这是她这三年来养出的习惯。

   同一个人,同一个环境,唯一不同的,就是宫五曾经对公爵的那份狂热冷静了下来。

   最起码,在她网上的帖子里楼层里,很多人冠给了公爵“渣男”的称号。

   “小五觉得我说的不对吗?”公爵问。

   宫五的视线落在他替自己擦西瓜汁的手上,然后她说:“其实我觉得小宝哥说的很多话都是对的。”她说:“如果真要问一个原因,我自己也说不出。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没了小宝哥我也能活的好好的,又或许是为了证明我一个人可以活的更好。”

   她说话的时候,公爵就坐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她。

   宫五继续说:“我曾经对小宝哥说过所有的话,都是真的,我也觉得小宝哥跟我说的话都是真的。但是就算这样,我依然没有想要跟小宝哥重新回到以前的心理,我自己琢磨着,应该是我没自己以为的那样喜欢小宝哥,又或者说,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小宝哥,有燕大宝的原因,也有小宝哥长的确实很帅的缘故,我觉得我只是喜欢,但是我不爱小宝哥这样……”

   她把她自己琢磨出的内容认认真真的分析给公爵听,话还没说完,公爵突然站了起来,他坐着的凳子随着他猛然站起来的东子,凳子腿与地板发出刺耳的摩擦。

   “吱——”

   跟着宫五被他拉了起来,她被动的被公爵拉着身体,被他一把拉到怀里,一只有力的臂膀圈住她的腰,在她受惊后瞪的越来越大的眼睛的注视下,公爵一手禁锢她的腰,一手摁着她的后脑勺,低头堵住她的唇。

   甄妮一个人的散步

   宫五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瞪的滚圆,眼睁睁的看着公爵的脸凑近。

   温柔的触感,带着股西瓜的清香,弥漫着所有的感官。

   这一刻,他似乎等了很久很久。

   他想当个温柔的人。

   最起码,在他爱的人面前,他希望留给对方的,永远都是温柔的形象,他不希望她看到他狠厉的一面,不希望破坏他在她心目中所有美好的形象。

   可怎么办呢?

   他已经无能为力了,他已经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更加靠近她了。

   她在她周围筑起了高高的城墙,绝对不允许有人踏过她划定的界限。

   他跨得过她的城墙,却卸不下她的心房。

   怎么呢?

   他进一步,她就退一步,他进的更多,她退的就更多。

   他真的找不到重新靠近她的办法了。

   绵长而的不容抗拒的吻。

   最初的试探到温柔的进击,再到拼劲全力的攻城掠地。

   他的手又大有温暖又有力,强硬却又温柔的托住她的身体,不让她在缺氧的缠吻中往下滑去。

   良久,从她的唇上品尝到每一丝甜蜜后,他缓缓的抬头,离开她的唇,他低着头,碎发落在脸颊额前,让他的眼睛落入一片阴影当中。

   宫五整个人挂在他委屈的胳膊上,正愣愣的看着他。

   然后,她听到他低沉的声音传来,他说:“小五,你是爱我的。”

   他慢慢的抬起胳膊,缓缓的把她搂到自己怀里,说:“你是爱我的,就像我是爱你的一样。我知道你一定很讨厌我现在的样子,我缠着你不放,我像个无赖一样不想让你离开我,因为我爱你,而你不管怎么拒绝,你最终都会来到我身边,你是爱的我。小五你要相信,我们彼此相爱,这是毫无争议的事实……”

   他说完,陷入长久的沉默,双臂却紧紧的搂着她的身体,似乎在等待她的回应。

   宫五呆呆的被他搂在怀里,然后她下意识的点了下头:“哦……”

   “小五的心里,一定希望给我狠狠的惩罚……”在等到她的回应后,他又开口:“我也希望如此,希望我能得到最严厉的惩罚。可小五的漠视……已经让我心如刀绞,怎么办?我已经浪费了那么多和小五相处的时间,而我以后不想再浪费了……”

   宫五瞪大的眼圈中染了一层红晕,她抿着嘴,垂着眼眸看着一侧没有说话,鼻子却越来越酸,泪腺似乎被人碰了一下,眼泪快速的涌了出来,在眼眶里打转。

   “小五,我们回到以前好不好?”他问:“我所有的错,都让我们在以后的相处中弥补好不好?你不信任我没关系,我会一点一点证明自己,我会慢慢让小五发现,我没小五以为的那么面目可憎……小五,我们回去,好吗?”

   宫五压抑着抽噎了一下,就算压抑,可是她的声音在小小的房间内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他慢慢松开圈住她的手臂,捧起她的脸,拇指轻轻擦在她的脸上,抹去她脸颊上的泪痕,他的神情有些忧伤的说:“我又让小五哭了,是吗?”

   宫五抬起头,撇着嘴,满脸的委屈,她突然抬起手,狠狠的打在他的身上,她对着他哭着说:“就是!就是……就是你让我哭的……”

   “怎么办?”他盯着她的眼睛,微红的眼圈让他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我要怎么办才好呢?”

   宫五一下一下打在他身上,声音越哭越大,“小宝哥欺负人……你欺负人……都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难过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想你的时候你在哪里?你现在又来这样……呜呜呜……”

   公爵不顾她的挣扎,重新把她拉到了怀里,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会了,小五,我们和好了,好吗?”

   她“呜呜”哭着,被他禁锢在怀里,越哭越伤心,越哭越委屈,这么长时间憋在心里的委屈,又一次找到了突破口,“哇”一声犹如闸口泄洪泰山崩塌,哭的昏天暗地声嘶力竭,完全收不回来了。

   “哇哇哇……”

   她抬起垂落在身侧的胳膊,抓住他后背上的衣服,一发不可收拾。

   不知过了多久,哭声终于弱了下去,哼哼唧唧像只刚出生还没学会叫的小狼崽,吱呀着发不出声。

   公爵从头到尾把她搂在怀里,她也乖乖的任由他抱着,最后只能一下一下的抽噎。

   地上扔了一堆给她擦眼泪的纸,公爵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直到她完全平静下来。

   宫五抽噎着,突然哑着嗓子说了句:“最后一次机会……”

   公爵一愣。

   她抬头,肿着一对桃子一样的眼睛说:“如果下次还这样,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呜呜呜……”

   公爵怔怔的盯着她,想要确认似得追问:“小五愿意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是吗?是吗?”

   宫五抽噎了一下,狠狠的抹了把眼泪,说:“对,要是以后你……”

   “好!”他说:“我听到了,我发誓绝对不会有下次,我会珍惜小五给我的最后一次机会……”

   她抹了下眼泪,说:“嗯。”

   突然又响起什么似的说:“我以后……还会有很多好朋友的。”

   公爵点头:“好!”

   “我以后还会跟他们一起出去玩的。”她说这话的时候,使劲瞪着公爵。

   他再次点头:“好!”

   宫五又抽噎了一下,说:“我会付你房租的。”

   公爵点头:“好。”

   “没经过我的允许,你不能随便来我的房间。”她依旧抽噎着说,努力保护在公爵府内她交的那点房租钱所带来的便利和福利,她在强调这些东西是他们视线就谈好的,而不是因为公爵的额外开恩带来的赏赐。

   她允许他们复合,但是强烈要求保留她的基本权利。

   她在告诉他,就算他们以后是情侣了,在公爵府她也不是占他便宜,这些是包含在方阻力,是她应该得到的一切。

   公爵又一次点头:“好!”

   宫五又擦了下眼泪,抬眼看到公爵面前湿了一大片,她赶紧用手拽了拽,希望他没看到自己的衣服一片狼藉,她说:“我要一个人睡觉!”

   公爵还是点头:“好。”

   她的基本要求和权利提完之后,公爵开口:“我希望小五每个周末能留在家里,这样,我可以有和小五相处的时间。”

   宫五看了他一眼,“我不能保证,但是会尽量。”

   在经历了恋爱和失恋之后,她终于知道谈恋爱不能只围着男人转这个道理了,就算谈了恋爱,也应该有自己的朋友圈,不能把全部的关注度都放在男人身上,不能因为男朋友失去自己的生活。

   公爵最终点了头:“好!”

   宫五看看地上的纸团,总觉得看起来怪怪的,最后她忍不住蹲下来往垃圾桶里丢,公爵伸手把她拉起来:“不用在意,我可以让人来收拾一下。”

   宫五想了下,说:“反正也不多,捡起来就行。”抬头:“小宝哥你去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公爵站着没动,把地上的纸团捡完后站起来,问:“小宝哥还有事吗?”

   她红着眼圈,眼睛还有点肿,虽然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不过偶尔还会抽噎一下。

   公爵伸手摸着她的脸,问:“小五不要我陪吗?”

   宫五看了他一眼,“不要。”突然想到什么似得说:“小宝哥我告诉你,我的房间不能随便进,我们俩也没有同居!”

   她对燕回当初的馊主意印象深刻,以致到现在都惦记着大肚子这事。

   她把公爵从自己的房间赶了出去。

   公爵倒是没说不走,他就是站着问宫五要不要他来安抚情绪安慰心情之类的话,宫五抿着嘴,用脚指头也猜到了他的意思,还是坚决的给了答案:拒绝留宿。

   说起来也有点怪,明明晚上大哭了一场,还哭的那样竭斯底里,结果晚上睡觉破天荒的香甜,就连做梦,都是让她觉得心情愉悦和高兴的梦,虽然第二天醒了就不知道做了什么梦,但是心情是好的。

   周日的清晨,宫五早早爬了起来,洗漱完出去吃早饭,照例在客厅看到了正在翻阅报纸的公爵,李司空正弯腰坐在沙发上,低头戳着茶几上的游戏,一个人自娱自乐玩的高兴。

   公爵听到宫五下楼的脚步声,抬头看向她,远远的对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脸,伸手合上报纸站起来朝她走过去,“小五早!”

   说着,低头亲在她的脑门上。

   宫五伸手摸了摸脑门,看了他一眼,“小宝哥早。”

   李司空已经回头,见鬼似得看着眼前的这两人,表情十分诡异。

   他瞅了宫五一眼,又看了看公爵,终于忍不住对那两个手牵手打算去厨房吃早餐的人开口:“你俩……什么情况?”

   公爵走了两步又回头,“你看到的情况。”

   李司空:“我那个去!”

   看着他们俩客气疏离的时候总想着快点让他们俩和好,结果人家两人真的和好了,吃饭都手牵手了,他这心就不爽了,果然对单身狗而言,还是拆散一对是一对这种心情更舒服一点。

   恶狠狠的瞪了两人背影一眼,气呼呼的重新玩游戏,只是玩着玩着,没耐心了,干脆站起来也去餐厅,拆散不了一对,当电灯泡也不错,膈应死他们。

   公爵和宫五终于在宫五搬回公爵府后同步吃早餐了,公爵府的仆佣们都有些欢欣鼓舞,毕竟主人的心情高于一切,看着主人明显愉悦的心情,他们看着也高兴。

   “吃完饭想干什么?”公爵问:“要不去去马场看看妮妮?要不然带你去打高尔夫球?”

   宫五抬头,“我就打算散散步,没想去那些地方。”

   公爵笑着说:“嗯,反正都不远,就当散步好了。”

   至于旁边的李司空想要插话,结果那两人一个都不离他。

   李司空默默的咽下了两碗狗粮,摔筷子走人了。

   宫五扭头看着,“李二少今天好像心情不好似得。”

   公爵笑着说:“看到他不高兴,我就会高兴很多。他也一样。”

   宫五:“……”

   她觉得公爵的表现比她要好。

   她还在适应公爵一大早的主动和热情,公爵已经表现自若就像他们已经和好很久一样。

   吃完饭公爵果真带着她散步去了附近的高尔夫球场,跟马场比起来要远一点,不过也没耗费多少时间。

   午饭都是在球场吃的,宫五跟着公爵后面挥了几杆,就是自己打着玩的。

   黄昏的时候才回来。

   或许是因为公爵的情绪传染到了很多人,她回来之后之前一直没有踪影的缪芳夫人和老尤金接二连三的出现在宫五面前,热情的打着招呼,宫五虽然极力想要保持自己正常的活动空间,却不得不在一次次遇到熟人之后被无形中扩大了活动的范围。

   她自己给自己心里做了建设,但是别人不明白的良苦用心,以致很多时候,她自己没意识早已超纲了。

   她和公爵的相处还处于试探期,虽然公爵似乎不是这样的认为的,宫五觉得他有点自来熟,动不动就拿了一些好吃的敲门,每次还拐弯抹角的想问她需不需要人陪着说话讲故事之类的。

   宫五的统一回答都是:拒绝。

   ------题外话------

   嫌弃大渣爷更的慢木关系,转移阵地开心一下。

   推荐简小妞的新文《婚事凉凉》,日日万更,存稿六位数,更新妥妥的,妞妞们一定高兴的嗷嗷叫。

   要是简妞妞的还不能满足乃们,再去看大鹦鹉的新文,《豪门顶级盛婚》,已经胖胖的了,大鹦鹉脑洞嗷嗷大。

   妞妞们要是觉得连载文依然不过瘾,还可以去看大桂圆(作者名:天下归元)的完结文,本本精品,文笔堪比教科书,写不好作文的妞妞们可以边学习边看故事,保证能满足各类美妞妞的胃口\^o^/。

   以上乃大渣爷独家推荐,乃们以后嫑欺负善良可耐又纯真的大渣爷了,掀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