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栋是个正常的男人,以前虽然黄芜脱光了衣服勾引他,他能够不为所动,但是不代表没有反应,他在院子里转悠着,看着窗棂上倒影出的她的影子,想象着她曼妙的身姿,其实黄芜的身子比程灵依的更能够吸引男人。

  桑栋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可耻的将二人拿出来比较,但是这两个都是他的妻子,而之后要跟他长长久久过下去的,还是黄芜。

  黄芜太久没有泡个澡了,这会儿竟然有些不想出去了,而她不知道的是,桑栋正在院子里打了冰凉的井水来给自己洗凉水澡,只为了让他不冲动的钻进屋子里去对她做些什么。

  但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

  桑栋见窗棂上的影子没了,想必黄芜已经洗完了,站在屋檐下,也没有听到稀里哗啦的水声,他穿着湿衣服,沾在身上,很不舒服。

  由于他出去的时候,天还有点儿光亮,所以屋子里没有点上蜡烛。

  所以他进了自己的屋子后,就打算脱掉湿衣服的……

  可是,他发现女人静静的躺在床上,纤长而卷曲的睫毛下,眉目间透露这一丝紧张和不安。

  他以为黄芜是在她跟念之的屋子里呢,谁想到她竟然在他的床上,看来,她误会了什么。

  黄芜知道他的靠近,不过她闭着眼睛,也知道他盯着她看了很久。

  不管是因为什么,对于桑栋来说,这样的投怀送抱,就像是之前的黄芜,这个念头一出来,他俯身就低头吻了下去,压在她颜色寡淡的唇上,逐渐碾压。

  “你怎么在这儿?”桑栋问道。

   山花烂漫时女神丛中笑

  黄芜的身子一僵,但仍然是不肯睁开眼睛的,“不是你……你想要我的身子吗?难道不在这里,还在念之的面前吗?”

  桑栋的手从被子下面探入,发现她为着寸缕,当下就有些激动。

  桑栋笑了,“我以为你不肯的!”

  男人撩开被子,跟自己钻进来的时间很短,快如闪电。

  他的身子被凉水冲洗过,回屋后,也没有那么快速的热起来,只有下腹处那一处,烫人的紧。

  他整个身子都压了过来,将黄芜困在身下,一冷一热,她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是二人之间毫无隔阂,只有彼此光裸的肌肤。

  桑栋一直给人感觉都是温和没有攻击性的,但是那不限于床上,此刻的黄芜就觉得自己身上的不是个男人,是一头野兽,赤红着双眼,像是要把她吞掉一样。

  男人的脸摩擦着女人柔嫩的肌肤,亲昵的紧紧贴在一起,“芜儿,”他低低的唤着她的名字,“我们再要个女儿好不好?”她的眼睛一下就睁大了,她是不愿意的。

  “我现在想生个女儿,我希望,”他的声音低若呢喃的贴着她的耳膜,“我想要个跟你像的女儿。”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他希望生一个女儿,或许那样二人的关系就可以缓解一下了。

  黄芜落在身侧的拳头攥了攥,闭上眼睛平静的道,“我不想要。”

  “为什么呢?”

  “没有理由,我不想要。”桑栋旧抱着她,下腹处也抵着她,并没有进入,仍旧低低淡淡的道,哪怕她能够感受到他就在迸发的边缘了,他却还是能够忍得住,可见,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可怕,

  他说,“你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