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难哄…

   小玫瑰一哭起来,简直难哄到了极点。

   也不知她哪里来的排斥情绪,这么不喜欢他们夫妻两。

   面对段乘云跟卢美媛的靠近,孩子仿佛是在用全身心去反对…

   很认真的反对。

   “不要你们……不要……哇……你们走开,不要…”

   这客厅里,满满都是小玫瑰放开嗓子嚎哭的声音。

   尽管,段乘云跟卢美媛两个人都已经开始卖力的哄她,但孩子好像一句都没听进去。

   “不要你们,要爸爸妈妈,我要去找爸爸妈妈!哇…”

   哭了好一阵之后,小玫瑰见他们俩不会带她去找爸爸妈妈。而且他们俩好像还想把小玫瑰转到他们那边去…

   所以,小玫瑰这会大叫着,还一边往后退。

   边退边扶着地面站了身,忙着逃跑,忙着跟他们俩拉开距离。

   花苞头甜心宝贝泳池写真

   她不喜欢这两个大人…

   她开始满客厅的乱撞乱跑,然后在客厅里大声叫着,“爸爸妈妈…”

   然而,不管是段琼楼还是叶锦蓉,都没有给她一声回应。

   小玫瑰只好一个人边哭边跑,在这客厅里兜转转,瞎闯。

   段乘云一直跟在小玫瑰身后,他的存在又让小玫瑰害怕紧张到不行。

   如果段乘云不追小玫瑰还好,这一追上去以后,小玫瑰边哭,边跑的速度就更快了。

   客厅里,一下子闹作一团,惹出了不少声响。

   可是,在客厅之外,叶锦蓉的房间里,气氛却是祥和一片。

   ……

   段琼楼进了叶锦蓉的房间以后,见叶锦蓉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憨眠。

   他没敢吵醒她,只轻手轻脚的摸上床,悄悄掀开被子,在她的身边躺下。

   段琼楼好像确实没有像这样在叶锦蓉的身边好好躺过了。

   他回来也就几天的时间,自发现小玫瑰是他的女儿之后,这一整天的时间都在小玫瑰身边打转转,连晚上睡觉都在小玫瑰睡着了之后再去找叶锦蓉。

   而那个时候,叶锦蓉也早早就睡下了。段琼楼因为带孩子一整天也累了,所以在叶锦蓉身边躺下之后,很快就能入眠。

   不像这一次,他偷偷躺到叶锦蓉的身边,还可以抱住叶锦蓉,还可以偷偷看一会儿叶锦蓉的睡颜,还可以好好享受享受这安祥的时刻。

   段琼楼这往前回忆一番…

   想到他上一次这样看着叶锦蓉的睡颜的时候,是他第一晚回来的时候。

   那一夜热烈的激战之后,第二天早上,段琼楼一个人痴痴的看了叶锦蓉好久。

   那种节奏才是对的…

   他终于意识到。

   他在外奔波两年多的时间,每天每夜都想着叶锦蓉,无时无刻都想看到叶锦蓉。

   当时的心里,装满了叶锦蓉。

   可是现在,他确实是指实实在在的把叶锦蓉忽略了好几天。

   她也没跟他闹,没跟他说…

   段琼楼心想,她心里是不是会有不舒服?是故意不跟他说?还是她真的不介意?

   他猜了一下叶锦蓉的心思。

   感觉能够猜到一些,又感觉他猜的可能不太对。

   不过这也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反应过来还不算晚。

   “蓉儿…”

   轻轻叫她的名字,段琼楼也从后面上去,悄悄地将叶锦蓉搂进了他的怀里。

   叶锦蓉本来睡的挺香,可是被段琼楼这一个不小的动作,突然吓醒了。

   她微也睁了睁眼,转过身子,迎头便撞上了段琼楼那张放大无数倍的脸。

   “恩……你怎么来了?”

   她睡意朦胧的说着,身子很诚实的往段琼楼的身上贴去,很快便钻进了段琼楼的怀里。

   “我把孩子交给爸妈了,想来陪陪你。”

   段琼楼轻轻抱住她,覆唇在她耳边,偷偷跟她耳语道。

   说话的声音不响,但因为这个房间安静,所以他的话在叶锦蓉的耳边也很快便逗留了下来。

   叶锦蓉闻言轻笑了笑,继续用她的小脸磨蹭段琼楼的胸膛,然后把整张脸埋在了段琼楼的胸口,又露出了小半张脸。

   稍微一吸气,她就可以闻到段琼楼身上好闻的男性气息。

   感觉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嗅过段琼楼身上的味道了。

   叶锦蓉有那么一点沉醉,有那么一点享受。

   “干嘛突然这样?我可没说需要你陪哦,你不陪我,我也可以睡的很好…”

   一不小心,逞强的语气就出来了。

   叶锦蓉其实还是挺希望段琼楼能陪她的,因为他最近陪她的时间真的很少。

   可是,大概也是因为段琼楼陪她的时间太少,所以她有那么一点赌气的成分在。

   难得段琼楼主动来找她了,还开口说了这样的话。

   有一点点排斥的,但是又很违心的话。

   “可是我想陪你,蓉儿。”

   然而,段琼楼并没有被她这种逞强的话吓退。

   反而还更紧的抱住了她,更紧的将她塞到怀里。

   他双手环着叶锦蓉,还用一只手掌轻抚叶锦蓉的后脑勺,在她柔顺的长发上轻轻抚下。

   “蓉儿,我这两天是不是太疏忽你了?”

   段琼楼开门见山的问了。

   “没有啊。你这样不也正常吗?你想跟孩子打好关系,所以多陪陪孩子,不是挺对的嘛?”

   叶锦蓉开口便给了他这样的回答。

   但其实,她心里不是这样想的。

   这几天,段琼楼确实挺忽略她。

   同时,叶锦蓉也因为他的忽略而有那么一点不开心。

   她一下便不真诚了,明明心事都已经被段琼楼说中,可是却不愿意承认,也不想让段琼楼觉得,她好像在吃小玫瑰的醋一样。

   叶锦蓉让自己一定要显得更大度一点,一定不能太心眼。

   但实际上,她自己心里知道,她就是有那么点小肚鸡肠。

   “蓉儿,我这两天陪孩子陪的太多,太疏忽你了。”

   然而,段琼楼再次忽略掉她的傲娇,再次耿直的说出他心里的话,以及她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能够一下将叶锦蓉的伪装戳穿,但是又不让叶锦蓉丢脸,段琼楼其实很懂叶锦蓉的心,也知道该怎样照顾叶锦蓉的性格。

   他这样哄叶锦蓉,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叶锦蓉也很受用。

   “蓉儿,你现在有没有空,能不能跟我说说,你这两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段琼楼一边用手轻轻扶着叶锦蓉的后背,一边轻声问她。

   他摆出了一股想跟她好好谈谈心的架势,宽厚的手掌在叶锦蓉的脊梁骨一上一下的抚摸,用缓慢的速度,给叶锦蓉带来了他贴心的温暖。

   这会儿,确定接受得了段琼楼的诚心之后,叶锦蓉才悄悄放下防备,才开始说话,不那么傲娇了。

   “你想知道啊?可你为什么突然想知道?你之前可没有这种心思哦…”

   叶锦蓉从段琼楼的怀里探出了头,仰着脑袋巴巴的看着他。

   低头,段琼楼黑亮的眸子也对上了她水汪汪的大眼睛。

   “我就是想知道,现在很想知道…”

   他瞳孔的颜色很深,深邃得仿佛能将叶锦蓉吸他的眼神之中。

   跟他这样一对视,叶锦蓉终于又再次感受到了段琼楼对她的重视跟爱意。

   憋了好几天的闷气,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消了。

   似乎关于段琼楼对谁比较好这种事,她也可以不那么在意了。

   “蓉儿,今天下午有很多时间,反正孩子有长辈带,我们好好谈谈心好吗?”

   一张床上,段琼楼跟叶锦蓉说要谈心。

   这一点,不免让叶锦蓉觉得讶异又吃惊。

   他本不是这样的人…

   他本来一挨到床,浑身上下会起哪种反应,她比谁都清楚。

   但是现在,他却提出要跟她谈心,这点让叶锦蓉真觉得意外。

   女人都喜欢谈情,男人都喜欢谈欢爱…

   这是一段感情里,男女的本质反应跟区别。

   当有一天,男人愿意花很多的时间跟女人谈情说爱。

   那么就说明,这个男人给了女人很大程度上的让步跟尊重。

   段琼楼说出这么规矩的话,又让叶锦蓉多了那么一些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