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族的子弟尽数都聚集在了阵内,神情肃穆的看着阵外那战的昏天黑地的镇族太长老与家主众长老们。

   高手过招,他们这些子弟是插不上手的。

   白染悠悠的看着站在阵外的老头在冥思苦想着什么。

   扭头问向楚悠然。

   “这老头在干嘛呢?”

   “他在破阵。”

   白染淡淡的瞥向那一群神情振奋的等着破阵的一众人。

   “淳于相琊,出去把那些东西都收拾了。”

   淳于相琊二话不说的直接窜出了出去。

   楚悠然不可置信道。

   “小表妹,你疯了?出去他会被那些子弟给害死的,那些子弟里有一半是薛家子弟。”

   “薛家子弟?”

   春光明媚惊艳美女大裙摆清新靓丽写真图片

   薛家子弟很厉害?

   见白染一脸茫然的样子,心头血差点给气出来。

   尼玛你神马情况都不了解,就让他往上冲。

   呼——

   顿了几息,没忍住,气急败坏的冲着白染喊道。

   “那些子弟修为看起来是平平,但是他们手段招式诡异,我们楚家与轩辕家就是栽在了这群子弟的手中。”

   白染一乐,悠悠道。

   “这么着急做什么,你要相信你男人是可以的。”

   “感情不是你男人,要是你男人,看你急不急。”

   楚悠然瞪了白染一眼,急赤白咧的窜出去了。

   白染摸摸鼻子,跟着窜了出去。

   楚修然见自家妹妹窜出去,直直的追了出去。

   “大堂哥——”

   楚骁然喊了一声,见楚修然头也不回的冲出去,后脚紧跟而去。

   淳于相琊窜出来直接冲向诸葛炯蓦一行人开打。

   诸葛炯蓦被窜出来的淳于相琊打了个猝不及防,反应过来强势的与淳于相琊战在了一起,诸葛炯蓦是越打越心惊。

   自己明显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这人的修为居然是在仙徒之上。

   明明是相差无几的年龄,自己何止是矮了人家一阶修为,而是差了一大级别的境界。

   而之所以自己能与之一战,皆是因为自己身上继承的无阶血脉之力,可以越阶作战,只要有着一颗勇往无畏的强者之心,便可以激发血脉之力。

   再能与之一战,也是意料之中的败在了淳于相琊的手中。

   白染悠悠的踏出阵外,凉凉吐出一句。

   “淳于相琊,你挠痒痒呢?”

   众人见白染出来,毫不犹豫的倾身扑上,与见着羊的恶狼没什么两样。

   白染身形飘忽一闪,一众诸葛家族的子弟扑了个空。

   白染挑眉,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

   想要她命?

   简直是不知死活。

   自从得了那魔利子,她觉得甚是方便很多,就比如此刻,拿来用正是再适合不过。

   身形再次一闪,一把将被众人围困起来的楚悠然扯出,甩给淳于相琊,幽幽吐出一句。

   “退后。”

   白染这厢刚要动手,头顶半空之上与诸葛奇龙战作一团的楚道岩被诸葛奇龙震落下来,将将要砸在白染身上,白染刚要闪开,只听楚悠然忧声的大喊一声。

   “祖父——”

   准备闪身的白染身子一顿,接住了落下来的楚道岩。

   诸葛奇龙紧随着追下,白染提着楚道岩丢给楚悠然,看了一眼飞身而来的诸葛奇龙,瞳孔微缩。

   五阶仙师!

   嘴角微扬,红唇幽幽轻启。

   “乾坤斩——”

   霎时间天昏地暗,一片黑云压顶,魔气云集,魔利子的魔源自灵界汇聚到白染体内,顿时体内魔气疯狂的运转而出,上空大战成一团的两家族长老俱是瞳孔骤然一缩。

   魔息——

   居然是魔息!

   魔气自上空密集而汇,自顶上落下,大战之人纷纷退避三舍,这魔息太盛,以他们的修为根本抵挡不住这么强盛的魔息。

   诸葛奇龙瞪着两只铜铃大眼,眼睁睁的看着那汇聚成的魔气以劈天斩地之势对准他劈来,本能的闪身避开,动作再快,招式虽迅疾的避开了,却还是被那无孔不入的魔气钻进了体内。

   诸葛奇龙脸色大变,浑身灵力运转,想将那丝魔气逼出体外,偏偏灵力运起的越快,魔气跟着乱窜的更疾。

   白染冷眼瞧着,悠悠道出一句。

   “别白费力气了,没用。”

   诸葛奇龙大怒。

   “你个死丫头,老夫废了你。”

   诸葛奇龙暴起,猛地向着白染冲来。

   白染自是不傻的身形一动,左闪右避的闪开,心中暗自默数着,一、二、三,倒!

   果然——

   不过几息之间,诸葛奇龙瞬间萎靡了下去,倒在地上人事不醒。

   众人看的脸色大变,神情惊惧。

   被魔气殃及的众弟子倾一片的倒地不起。

   楚道岩在楚悠然的搀扶下起身,大笑一声。

   “死的好,痛快,大快人心啊。”

   诸葛震昂满脸阴鸷的眯向白染。

   这个丫头居然是魔修!

   淳于相琊心中暗道,这个小表妹果然不容小觑。

   薛家子弟俱是面面相觑,手中陡然间多出一面巫旗,精血一滴,巫旗灵光大作,蛇蝎毒虫万千蜂巢而出的涌向白染。

   白染眸眼一眯。

   巫蛊之术!

   手段诡异?

   呵呵——

   原来是巫蛊之术。

   不过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这招她在二十一世纪就玩过呢!

   白染以灵力自食指上割破,滴出一滴血,徒手一扬,一面巫旗自灵界中召出,鲜血就势滚落在巫旗之上,巫旗紧跟着灵光一闪,白染扬起巫旗在空中下笔流畅的以灵力挥画出几笔。

   一个看上去繁复的禁制符文,莹光闪闪的化作了数千流萤对着蜂巢而来的蛇蝎毒物飘落散去。

   薛家一众子弟看的是脸色大变,一个个不可置信的眼珠子都瞪得掉了一地。

   怎么会?

   怎么会有人懂得他们巫灵一族的巫蛊之术?

   楚悠然看的眼睛晶亮晶亮的。

   那点点流萤散落于毒物之上,顷时,毒物消失不见。

   太厉害了!

   小表妹居然知道破解这招术的方法?

   薛琉潋面色冷沉的看向白染,暴喝一声。

   “你胆敢偷我薛氏一族术法?”

   白染眉眼轻撩,轻笑一声。

   “会些个这种雕虫伎俩就是偷你薛氏一族的术法?我白染还真不屑于这点子小玩意儿,你们还有什么手段就尽管使出来。”

   话落,白染悠悠打了个呵欠,昨晚看了一宿静渠的记忆,一晚没睡,这会儿甚觉困得慌。

   楚家阵里阵外的一众人恰恰相反,这一幕只看得众人是精神振奋,心潮澎湃。

   这薛氏一族的邪门术法,居然被破了。

   还是破于一个小丫头之手。

   打战的不打了,俱是将目光聚焦在了白染与薛家一众子弟身上。

   薛琉潋脸色憋的闷青,徒手一面巫旗再次翻出,抬手往巫旗上滴出一滴血,巫旗灵光大作,这次钻出的是一只红色蜈蚣精。

   蜈蚣精猛然对准白染跃去,白染手中巫旗扬起,振臂一挥,“唰唰”行云流水的运起几笔,大气磅礴的笔劲,力透苍遒的笔道,一个看似有金戈铁马之势的恢宏禁制符文绘现而出。

   莹莹符文活灵活现的扑向红色蜈蚣精,直接如瓮似的将其罩在了符文里,几息间红色蜈蚣精身体化作点点流萤,消散于符文之中。

   众人看的是啧啧称奇。

   没想到这诡异的术法还能破解。

   那般难以抵抗的诡异毒物居然这般就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薛琉潋脸色黑沉的能滴出水儿来了,薛家一众子弟更是心惊不疑。

   这小丫头好生厉害,连他薛家一禁术里的巫蛊之术都能破解,连他们都不知如何破解,这小丫头如何会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