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十七淡漠应声,随后看向了刺靳,问道:“姐夫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是往日,十七必定会问帝玄夜的伤势,可现在,十七不会去管和帝玄夜有关的任何事情。

  “属下不知,陛下正在里面给殿下检查伤势,还请十七殿下在这里稍等一下。”

  “好。”十七应声,走到一旁等帝墨尘出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话。

  三十分钟之后,帝墨尘打开房间的门走了出来。

  看到帝墨尘出来,刺靳立刻迎前去:“陛下,殿下怎么样了?”

  帝墨尘闻言看了刺靳一眼,紧接着淡淡道:“残留在他身体里面的力量已经被逼出来了,人等些时间也会醒来,你们进去给他处理一下身的伤口。”

  “是。”众位魔医应声,立刻朝着寝殿里面而去。

  等到魔医离去后,十七才走到了帝墨尘的面前,看着帝墨尘问道:“姐夫,你让风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帝墨尘看向十七,问道:“十七,我听说你两千多年前去过鬼界的花海,你去的那一次,可有发生什么特殊的情况?”

  十七闻言,想了一下,如实说道:“进入花海之后我遭遇到了藤条的攻击,后面晕过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醒来的时候,手已经有一束花,后来我出了花海。”

  听完十七说的,风啧啧两声:“这简直是两种待遇啊。”

   四川外国语不一样的魅力

  “什么意思?”十七听到风这么问,开口问道。

  “十七殿下,你醒来之后手已经有花,说明那画是花灵给你的,可我们殿下才碰到花被拖入了花海,被打成了重伤不说,回来的时候一直都是昏迷不醒的。”

  别说花,当时跟着殿下一起去的人能够把殿下救回来都是花灵手下留情了。

  “所以姐夫认为花灵把帝玄夜打成重伤是和我有关系吗?”听完风说的,十七看向了帝墨尘。

  “十七,你自己觉得有没有关系?”

  “我不知道。”十七淡淡道:“毕竟我当时昏过去之前什么都没有说,醒来之后也是直接离开的。”

  十七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知道,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情,多多少少是和他有些关系的。

  毕竟帝玄夜是第一次去,他却在两千多年前已经去过。

  “没别的事情了。”帝墨尘开口道:“最近修炼地那边传来了很强的灵力波动,如果没错,是小凰儿快要晋升出来了,你这几天没办法再陪祈月一起出去玩了。”

  “好。”十七应声道:“姐夫,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我先回去了。”

  “回去吧。”

  “先走了。”十七和几人说了一句,紧接着直接转身离开。

  看到十七离开,风站在帝墨尘的身边,有些诧异的说道:“陛下,十七殿下对殿下貌似真的很冷漠了。”

  他们身为十二王将,一直在魔宫,也知道殿下和十七殿下以前的关系有多好。

  可现在他们两人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