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

   “啊?你去哪里了?”

   池深深正想着,鲁卡就捧着石盆走进草屋,但脑袋还是向后转的。

   “我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们。”鲁卡狐疑道。

   池深深垫着脚尖向外看,又转了转眼珠,“哪有,你出现幻觉了吧?”

   “不信,你问凯撒蒂!”得不到雌性的信任,鲁卡很恼火,不惜让情敌出面作证。

   可凯撒蒂很累,就算是听到了他们的话,也不想回,若真的有人盯着他们,等晚上他一定会把那双眼睛给揪出来。

   池深深懒得理他,但还是走到了凯撒蒂身边,摸摸他白色的蛇头,问:“你不醒来吃点吗?”

   过了好久,凯撒蒂都没回应,池深深只好打着哈欠回到篝火前,一屁股坐在树墩上,然后,将阿芙莲抱在腿上。

   “鲁卡,把石板撤下来吧,然后把水放在火上,一会,我们就能喝热水了。”

   阿芙莲辣的不轻,一个劲的给嘴巴扇着风:“麻麻,快,快给我点水,辣死了。”

   池深深怕她辣坏,只好给她喝了凉水,但还是担心她会拉肚子,之前在冰城,盖亚对她的照顾可算是无微不至,要是把她照顾病了,她岂不是连兽都不如了?

   唯美蕾丝透纱少女清甜可人唯美写真

   她吃了一会,就把阿芙莲递到鲁卡怀里,然后,走到药箱旁边,打开检查。

   她仔细清点了一下,发现除了蛇毒血清没了之外,她的麻醉针管也没了一根。

   难不成是娜美莎拿走了一根?也不对,按照她嚣张的性格,如果要拿,也会是全部拿走,到底会是谁呢?

   “深深,你怎么不吃了?”鲁卡一边伺候着阿芙莲,一边扭着脑袋看她。

   “饱了。诶,对了,鲁卡,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除了娜美莎来你屋子了,还有谁?”

   鲁卡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应该是没了,我这里什么都没,估计不会有人来,怎么了?你东西少了?”他趁机偷瞄了一下池深深的药箱,想着这该不会是猿族的什么秘密武器吧?

   “没事,吃吧,待会你带我跟阿芙莲出去找找材料。”池深深赶紧关上药箱,将话题顺便转移。

   鲁卡大喜,加快速度喂阿芙莲。

   池深深觉得既然在这里能找到花椒,辣草,那大蒜、葱、姜、蒜的一定也能找到,等晚上要是能用到这些食材,味道会更棒。

   吃饱喝足,池深深对着沉睡的凯撒蒂打了声招呼,然后,让鲁卡驮着她和阿芙莲一起朝迷雾森林跑去。

   他们抵达迷雾森林后,发现这里的气候明显比之前要冷的多,虽然太阳依旧高挂于天际,火辣辣的烘烤着地面,但这里的气候也有些秋天的感觉,

   鲁卡解释,是因为快到了大雨季,大雨季一过,就是冬季,所以,会有点凉意。

   但,池深深始终觉得有蹊跷,她让鲁卡一路跑到深潭边,发现,原本清澈的潭水,变得幽深,不用潜下去就知道下面肯定深不可测。

   想到这里跟幽谷幻境是相连着的,池深深猜测,肯定是雪崩波及到这里的气候,看来,这里很快就会变得寒冷。

   “深深,你看,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