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女人,我教育你,要尊重女性,要善待她们,因为你妈我就是女人。可是你却这样对人家不负责,对你自己不负责,你让外人怎么看到我们安家。”安太太又拿起一个苹果像安阳打来。

安阳抬手接住了苹果,然后轻轻放在地上。

安太太见儿子敢动,气得暴跳如雷,骂道:“你敢躲,你这是在反驳我。”

“妈,我没躲,我是想告诉你,我没有娶她,也没有抛弃她,是我们在一起不合适,她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安阳急忙解释,害怕母亲生气。

安阳对于女性的尊重的确来自于母亲,也受父亲的影响,在他的印象中,父亲对母亲关爱备至,体贴入微,即便是母亲有不对的地方,父亲也是和颜悦色与母亲沟通。

安阳母亲听安阳说他并没有娶媳妇,她的怒气消了一些,问道:“说说吧,倒是怎么回事?”

安阳简单地把自己的经历诉说了一遍,然后说道:“爸,妈,我的一些朋友到家里来做客,我先去招呼他们,然后我要给你们一个惊喜。”

“快去吧,别冷落了他们,我们安家一向是热情待客,你一定不能丢安家的脸面。”安先生嘱咐道。

安阳退出父母的房间,然后来到为杜刚准备的房间,他把买回来的中药碾碎,用药液和成糊状然后敷在杜刚的伤处,用湿布包扎好,然后用石膏将脚踝处固定上。

安阳操作熟练,一边操作,一边讲述每味儿中药的功效。杜刚对安阳充满了信心。

众人在安家客厅吃了一顿绵城独具特色的饭菜,还品味了绵城的水果,绵城的名茶。

由于旅途的疲劳,唐宋等人困意上来,各自休息了。

植物园麻花辫少女蕾丝背带裙清新唯美写真图片

安阳对于微是关怀备至,他让管家给于微准备了一间舒适干净的房间让她休息。

于微无心休息,她一个人来到院子里散步,一边想心事,一边观看院子里的建筑。

安家的建筑风格有一些与于家的建筑风格非常相似,于微小时候听母亲说过安阳的父亲的建筑设计是国内一流的。现在她亲眼所见安家宅院的建筑风格果然不一般,既有东方的大气瑰丽,又有西方的精美婉约。

安家的宅院很大,于微从花园到水池,从长廊到园林,她欣赏着一座充满神秘色彩的庭院。

安阳走来,把一瓶温水递给于微,于微驻足休息,喝了一口水,然后目光在荷花池上流连,看着蜻蜓蝴蝶在追逐嬉戏,十分惬意。

安阳问道:“你喜欢这个庭院吗?”

“很喜欢,很漂亮。特别是那边的大草坪,简直太美了,好想躺在上面晒太阳。”于微像个孩子一样掩饰不住兴奋。

安阳有些伤感地说道:“我以前只觉得这里是一个牢笼束缚着我,我总是想方设法的想从这里逃出去,后来我逃出去了,可是却总是在梦里梦到家,其实在外面漂泊的这几年,我太想念家和父母了。”

“你为什么不回家?”于微很纳闷,自从以前的接触,她就想问问他为什么不回家继承父亲的事业,而非要一个人闯荡。

安阳说道:“我外公活着的时候,教了我很多医学知识,但是我爸爸又要我继承他的建筑事业。为此,家里发生了好多次大战,而我内心对很多东西都充满吸引力,但是我讨厌被人安排好的生活。”

“你看起来很安静斯文的样子,心里还是很叛逆的啊?”于微想笑。

“少年的时候算是叛逆吧,但是后来就不是叛逆了。我不想过一成不变的日子,不想什么事情都被家里人套牢,被安排好,那样的话,我就没有了自己的思想,完全是一个被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安阳说道。

“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吗?”安阳望着于微,他很想知道于微是怎么想的。

“我能理解。其实在我们家就民主,我爸爸去世早,妈妈就培养我们独立自主的意识,什么事情她都会征求我们的意见,从不把她的意愿强加给我。这让我和我哥哥都非常独立,有自己的空间自己的喜好。”于微想起母亲的教导,心里很是欣慰。

“我很羡慕你有自由的空间。”安阳很感慨。

“其实你们家也是个大家业,而你在你前女友眼里为什么不表现出来,而一直忍受着她的屈辱呢?”于微很好奇。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的家事,我也从没有仰仗过自己有一个富足的家境,我觉得这些都是父母的,跟我没什么太大关系,我想用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发展自己,这样的人生才更有意义吧。”安阳答道。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借助一个平台,你会少走很多弯路。你会有更大的空间发展自己,而不是一切都从零开始,那样的话,你会浪费很多时间和经历,为何不用更多的时间和经历发展自己呢?”于微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安阳沉默,其实他这次回来就是想通了一件事,他要从父亲手里借一些钱,创建一家自己的医院。

于微见安阳不说话,忙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干涉你的思想,我不过是说出了我自己的想法而已。我觉得,利用一下别人的平台,并不是什么坏事情,你的才华和能力尽早地发挥出来贡献于社会才是最好的。”

“你说的有道理,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跟我爸爸谈谈我的想法的。”安阳说道。

于微问道:“你的父母都还好吧,这次既然来到你们家,我倒很想拜访一下我爸爸的老朋友,不知道他们方便不方便?”

“方便,方便。我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就是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呢?”安阳很高心地看着于微。

于微脸色微红说道:“我当然很愿意啊,安先生可是著名的建筑师,能够见他一面,也是我的荣幸。”

安阳带着于微走进了客厅。安先生和安太太已经很久没有坐在客厅品茶了,此时他们夫妻二人正眉开眼笑地谈论着儿子的婚姻大事。

安阳一进门没等说话,安太太就抢先说道:“安阳,你回来的正好,你爸爸有位朋友的女儿刚刚大学毕业,她是学建筑设计的,这个女孩子很好,前几日,你爸爸的朋友还提起她女儿单身的事情,我和你爸爸见过那位姑娘,她知书达理,大家闺秀……”

“妈,先别提这个了,我给你们带来一位朋友,她想拜见你们呢。”安阳打断了安太太的话说道。

安先生看了一眼于微,疑惑地问道:“这位客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啊?快请坐吧。”

于微急忙鞠躬说道:“安叔叔你好,我家是绵城西城的。我叫于微。”

安太太警觉地打量着于微问道:“你是安阳的朋友?”

于微点头道:“是的阿姨。我们是朋友。”

“我怎么不记得安阳说过他在西城有朋友啊?你们是同学或者是其他渠道认识的朋友啊?”安太太盯着于微,眼前的漂亮女孩儿让她有些紧张,她好像很担心安阳会和这个女人有不一般的关系。

安阳脸上抑制不住兴奋说道:“爸,妈,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她就是当年闻名绵城的大商人于长龙的女儿。”

安先生和安太太长大了嘴巴打量着于微。

于微微微一笑说道:“安叔叔,我小时候听母亲提起过你们,想不到多年之后,我们还能有机会见面。”

安先生站起来,他激动地走到于微面前,仔细打量着于微说道:“难怪你一进屋的时候,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你是于长龙的女儿,真是造化弄人啊,于大哥生前也是一位相貌堂堂的男人,他的女儿也是风华绝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