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殿深深,白樘站在殿外,纵再如何凝神静听,却也听不见里间在说什么。

  身边一并侍立的,是赵世的贴身太监王治,一会儿回头看看里间儿,一会儿又看看白樘,脸上有些不安之色。

  可白樘自始至终却总是垂手默然而立,一言不发。

  王治端详了几次,终于忍不住,便道:“尚书,这陛下跟皇太孙两个单独在内相见……可妥当么?”

  下了天牢的人,本要加手铐脚镣的,因赵黼毕竟是皇太孙,所以原先其实并不曾为他上镣铐。

  只不过先前带了出牢狱的时候,为安稳起见,便将他双手加了一副。

  听问起,白樘道:“公公放心,圣上心里自然有数。”

  王治点点头,又道:“是是,有尚书在就好了,我只是胡乱操心。”

  才说这两句,就听得隐隐地那闷雷声更响了些。

  秋风自廊下狂卷而至,一些小内侍几乎站不住脚,身子乱晃。

  王治抬起衣袖遮脸,等那阵风过去,他仰头看看那阴沉天色,揣手叹息道:“唉,像是要有一场大风雨,一场秋雨一场寒喽。”

  复扫一眼身边人,却见白樘人在狂风乱雷之中,却岿然沉静,望之若山,实在可敬可叹。

   格子连衣裙美女发丝凌乱精致侧颜气质清新海边图片

  是夜,谢府。

  因有圣意,侍卫把守谢府,等闲之人无法出入。

  然而今夜,却有一个人,在风雨来临前夕,来至谢府,登堂入室,并无阻碍。

  云鬟迎了,亲自陪入书房。

  晓晴伶伶俐俐地送了茶来,又将房门掩起。

  一门之隔,外间的风雷之声才小了些。

  云鬟抬眸看着眼前人,见灯影之下,对方的容貌越发娟好秀美,透着恬然安静之意,却正是薛君生。

  薛君生面上一抹浅笑,道:“本不该在这时侯贸然前来,不过……前日见后,一直放心不下,只得唐突来探,你不会怪罪么?”

  云鬟凝眸相看,却见他面色恬静,并看不出什么。云鬟便道:“先生说这话,我便不知如何回答了。”

  薛君生微微一笑,举起茶盏啜了口,轻轻放下。

  目光转动,扫了眼桌上的各色书册,便起身来至桌边,打量道:“这几日风云变幻,今夜又似要有一场大风雨,难得你还能安然稳坐,这都是在看什么?如何竟是医书?”抬手拿起一本,放在眼底翻看。

  云鬟也来至桌边儿,把那些册子纸笔等略整了整,道:“打发时间罢了。”

  薛君生一笑,便把自己手中那本向着她递过去。

  云鬟举手相接,却觉书底下,是他的手指轻轻地在手上一碰,暗然无声地递了一物过来。

  云鬟微微一震,忙极快接了过来,又若无其事地将书册整理妥当。

  薛君生在旁静静默默地相看,见她收拾好了,才说道:“先前你在刑部,忙的镇日无闲暇,如今终于辞官,还当是有了空闲,本想着请你多去我那里走两遭儿,消遣消遣最好,谁知偏又是赶得时候不巧了。”

  云鬟也笑了笑,抬眸之时,眼神里流露些柔和之色:“虽然不巧,幸而还有旧友不弃……赶在这样的风雨天里也来探望,如此盛情……我竟无以为报。”

  薛君生笑道:“不会,这有什么为难。可知我心里也是无聊烦闷,多一个地方走动,多一个人相谈,求之不得,就只怕你嫌我讨烦而已。”

  两人目光相碰,云鬟点头,这才缓缓地后退一步,又在旁边椅子上坐了。

  此刻,外间的风雷声越发大了,呼地一阵狂风鼓起,啪啦啦乱响,竟是书房的窗户被吹开了一扇,刹那间书房内帐幔飞舞,那烛光乱晃起来。

  云鬟忙站起身,薛君生早先一步走到窗户边儿上,扶着窗扇,慢慢合了起来。

  他并未立刻回头,忽然说道:“等这场雨停了,风平浪静,你愿不愿意,再和我同游清湖之上?”

  云鬟怔了怔,继而道:“倘若有暇,自然是乐意之至。”

  薛君生这才回头,双眸有些微亮:“那我便记住了。”

  自从上回遇袭事件,君生自畅音阁中搬了出来,另在京城之中置买了一处宅邸,也不似先前一样频繁往静王府去了。

  偶有传言,说他好似在寻觅妻室……畅音阁里,也不过是几个月偶然去一次,渐渐地透出些要隐退、转而成家安业之势。

  他跟静王交厚那许久,若是恳求,只怕静王自会想法削除他的贱籍,从此在京内当个富贵闲人,倒也算一件美事。

  君生见云鬟有些恍惚之意,便又想起一事,因道:“是了,我来之时,看见刑部的人押送一辆马车,是往宫中而去。”

  云鬟回神,眼底一抹惶然闪过:“你是说……六爷进宫了?”

  薛君生道:“随行里还有白尚书,既然尚书都亲往,可见必然无错。只是不知道这样晚了,圣上为何竟要传他入宫。”

  两人彼此相看,便听一声巨响,震得整个书房都颤了起来。

  云鬟极惊这雷霆之声,脸色越发白了几分,只是当着君生的面儿,勉强镇定,假作无事。

  君生见她双眸幽黑,闪闪带些惊惶,早知其意,此刻不由说道:“你可知我在想什么?”

  云鬟问道:“又想什么?”

  君生笑道:“我在想,当初跟你相遇,却也是这样风雨如晦,潇潇凄凄。”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那一声震彻山河的雷声响起之时,就在皇城深宫中,太子妃吓得惊叫一声,忙扑到赵庄怀中。

  赵庄抱住安抚道:“这雷隔得远呢。不会伤人。”

  太子妃浑身颤抖,忽地说道:“殿下,我心里怕的很。”

  赵庄道:“有我在,怕什么?”

  太子妃鼻子发酸,泪便落下来:“我怕……黼儿会出事。”

  赵庄语塞,太子妃的泪落越急:“殿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为何圣上这次竟这般反常,往日黼儿有什么冒犯,也不见他这般大动干戈。”

  这次行猎,皇帝只带了赵庄跟赵黼,太子妃独自京内,先是听说恒王的人封锁了府门,后又闻说赵黼回来平乱……心便上上下下。

  正见局势稳定,赵黼又回府给了她一颗定心丸,她才又安心等待太子伴驾而回。

  谁知转头,赵黼却又被下了天牢。

  就算如此,赵庄竟始终人在宫中,未曾回府解释一句。

  身边也没有可商议的人,太子妃无法按捺,索性进宫面圣,谁知人虽入宫,却连皇帝的面儿也未曾得见,只送了来跟赵庄一块儿罢了。

  太子妃哭了这两日,无计可施。

  又惦记赵黼人在牢中,还不知如何折磨受罪,便度日如年,五内俱焚。

  赵庄心中虽如冰似雪,当着她的面儿,却不敢过分伤悲,更加不敢将内情跟她说明,便道:“不必过分忧虑,陛下的性子本就是那样,过了气头就好了。没什么大事。”

  外间雷声越盛,太子妃哭道:“可为什么关了两天,也不放黼儿,他是皇太孙,哪里有把自己亲孙儿投入天牢的?若是还不放,我求把我也关进去,好歹跟黼儿一块儿!生死我也是不怕的!”

  赵庄只得抱紧了她,趁着她哭泣之时,暗中也偷偷落了两滴泪。

  夫妻两人正凄惶,忽地一个小内侍走来,悄声唤道:“殿下,殿下!”

  赵庄忙放开太子妃,走上前问道:“怎么?”

  小内侍低低道:“殿下,方才奴婢在前头,看见刑部的白尚书带了皇太孙殿下进宫来了……听说是圣上要见皇太孙呢。”

  赵庄一震:“在寝宫么?”

  内侍点点头,赵庄回头看一眼太子妃,见她正举帕拭泪,便道:“圣上有事唤我,我去看一看。”

  太子妃忙走过来:“必然是为了黼儿,我跟你同去可好?”

  赵庄温声笑道:“罢了,有些事当着你反而不便,你就乖乖等在这儿,我回来再跟你说。”

  太子妃见他欲去,忙道:“殿下!”

  赵庄止步,太子妃走上前来,便替他整理有些褶皱的领口,略定了心神,便叮嘱道:“父皇的性情有些急,你且好生跟他说话,尽量哄得他开心儿,让他快点把黼儿放出来,咱们一家儿好回府去。”

  赵庄心头又是一刺,却摸摸她的脸道:“知道了,你放心。总归咱们一家儿会好好的。”

  后退一步,才转身随着那小内侍去了。

  赵庄去后,这偌大的偏殿显得越发空旷寂静起来。

  太子妃站在原地呆了半晌,忽地觉着身上有些冷,又见雪亮电光不时地于眼前舞乱,看着越发叫人心神不宁,太子妃抱了抱肩头,转身往内。

  不知过了多久,太子妃似乎听到一声异动,她抬头看时,却见有个人影,从幔帐后缓步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寝宫。

  赵黼咬牙说罢,皇帝道:“你从来最懂朕心,难道不明白朕为何会如此?原先行事皆为你着想谋划,现在又何尝不是?若不是你,而是别的什么人,这会儿朕何必这般苦心孤诣,早就直接杀了!”

  赵黼仰头一笑:“这样说来,我难道还要谢主隆恩?”

  皇帝道:“不错,你该当。废太子府中李氏被诛,你是亲眼所见,你只该想想他们,再想想你自个儿,就知道朕对你何等的姑息了。”

  听见又提到李氏,赵黼眼神一锐,竟淡淡道:“我不稀罕!”

  皇帝凛然:“你说什么!”

  赵黼冷笑道:“我不稀罕你的‘姑息’!既然你提起李氏,我也不妨直说,当初倘若我是太子,我绝不会从命,不管是为了皇位也好天下也罢,我绝不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虎毒尚且不食子呢,我不会连禽兽都不如!”

  极为坚决,极为斩钉截铁,不容分说,仿佛字字句句,掷地有声,就算殿外的风雷也盖压不住。

  但对皇帝来说,却仿佛被人在脸上左右开弓,打的火辣辣地,向来深沉谋练,此时也忍不住动了雷霆之怒。

  赵世霍然起身,指着赵黼喝道:“你太放肆了!你真当朕不敢杀你?!”

  龙颜大怒,赵黼却仍是毫无惧色,对上赵世目光,道:“我哪里敢指望陛下不敢杀人?你跟我提起废太子,不就是提醒我你大可以杀我么?我从小到大,生生死死过多少回了,虽然从未想到有朝一日会死在……”

  原本怒怀激烈,说到这里,赵黼的眼中也透出些复杂之色:“但是时也命也,又有什么可说的,陛下,你不用为难,只管动手就是了。”

  赵世气冲心头,浑身乱颤,无法宣泄,一挥衣袖,将枚天青色冰裂釉汝窑长颈瓶推翻,瓷裂于地,点点青瓷,宛若裂了一地的冰碎。

  皇帝在上,俯视着这叫他又爱又恨的子孙,他仿佛又看见了年青时候的自己,但就算是年青时候的赵世,也懂得江山为重、当决断必要无情决断的道理,可是赵黼身上……却有种叫他捉摸不透、甚为意外的东西。

  赵世起初不知这种东西是什么,目光针锋相对,看了半晌,赵世忽然若有所悟。

  眸色宛若风云骤变,皇帝道:“好,你不怕对么?那么朕就先杀了谢凤!”

  赵黼原本无所畏惧,猛地听见这句,双目睁大:“你说什么?”双手一振,铁链发出铿然声响。

  赵世双眸眯起,殿门口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赵庄来至寝宫的时候,正看见白樘跟王治人在殿外,王治神色张皇,不时地回头往殿内张望,白樘却总是袖手垂首,一派沉静。

  赵庄正要上前同白樘招呼,却听得殿内一声响动,刹那间,门口几名禁军纷纷跃入,王治也跟着跑了进去。

  白樘皱眉转头,却并不曾随之入内。

  赵庄因关心情切,顾不得同他说话,也忙奔入殿内。

  寝殿之中,几个禁军将赵黼围在中央,王治奔到皇帝身边,不知如今是什么情形。

  赵庄只顾冲到赵黼身前,叫道:“都住手!”

  又向着赵世跪了下去:“求父皇息怒!息怒!”伏地,竟重重地磕了两个头。

  禁军们面面相觑,顷刻,却见赵世挥了挥衣袖,众人才默默地后退至殿门口处。

  只王治站在旁边未退。

  赵世也并未吩咐,只看着底下赵庄道:“你来做什么?”

  赵庄战战兢兢,忍着心寒道:“儿臣、听说黼儿进宫来了,故而特来相望。”

  皇帝冷道:“你如何不问问他,他心里可还认这些人么?”

  赵庄回头看向赵黼,却见他傲冷而立,赵庄不由道:“黼儿!还不跪地,求圣上恕罪!”

  赵黼原先见赵庄出现,本来那一声“父王”将要冲口而出,转念一想,心甚惨然。

  他竟连这般叫的资格都没有。

  赵黼便道:“我有什么罪?”转开目光,看着上头赵世:“若是圣上要治罪,我一概领受,只是求圣上英明,不要牵连不相干的人,如果……如果圣上真有自己所说的一般宽厚相待,那么,这就是我最后的一点心愿了,求务必成全。”

  赵黼说着,双膝一屈,跪倒在地。

  旁边赵庄听了这一番话,字字刺心,不由伸手握住他的衣袖:“黼儿!胡说什么!”

  赵黼听着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声唤,双眼发红,几乎就忍不住……却仍是硬着心肠:“你不要这么叫我了。”

  赵庄双眼睁大,眼中的泪却早跌落下来,正伤心欲绝,忽地心头猛地一跳,喉头竟有些腥甜之意。

  赵庄还未来得及举手拢住,已身不由己地张口,无声无息间,便吐了一口血在面前琉璃地上。